张家口鲜花速递联盟

低谷惆怅偶遇侠义相助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
土澳打工度假记录40


上一篇链接:

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 


在我终于把折叠式自行车购置回来后,当我兴致勃勃、跃跃欲试,正在为准备赚大钱而摩拳擦掌时,坏消息突然而至。


朋友说,UberEATS在烧了一大笔钱做市场后,调整了战略,取消了对顾客下单免运费的优惠政策。瞬间,订单一落千丈,再也没有之前井喷景象。


当时的我不信这个邪,要去试个究竟。如往常一样,下班开往市中心的路上,我早早在手机上的UberEATS 送餐App上“上了线”。根据之前的送餐经验,每次大概6点到达市区时,App就会马上有订单转入的声音。可是这一次,迟迟没有声响。


市中心北桥附近有两个地点的停车位置,在大多数时候,都有空车位可用。我于是把车停靠在其中一个位置上——等订单。


还没来得及吃饭,不过,早已提前一天把当天下午的饭也准备好——香煎鸡肉沙拉卷+酸奶。


可是,在我慢悠悠地把晚餐吃完后,已近7点,依然没有一张订单。


于是开车在市区转悠,希望通过转移地点来靠近有送餐需求的餐厅,系统会根据就近原则派单给我。然而,转了数圈,依然无果。


将近7:30,即使有单,也无法在5:30-7:30的用餐高峰时段完成三张单子的配送拿奖金。


正打算回家,App意外地响起来,来了一张新订单,我不太情愿地接下这张单子。


送完这单子,紧接着又来了一张单子。虽然我有点喜出望外,然而,事实上,拿不到奖励的劳动是入不敷出,还要计算时间成本、燃油成本。但总不至于空手而归,又稍有安慰。


那天晚上,一共接了三个单子。在没有奖励的情况下,每张单子也就赚6-10澳元左右,另外还要扣除消耗掉的汽油。


在送餐员数量不变的情况下,订单的减少,必然导致人均订单数量下降。大家通常都挤在5:30-7:30含奖励时段集中在线,这样导致大家都无法完成任务订单拿奖励。7:30过后部份人下线,所以有少量的订单能分出来让留下的人接到单子。


往后的一段时间,都是这样一蹶不振的萎靡状态。那种繁忙的送餐节奏再也没有出现过。我渐渐习惯了这个局面,每次带着晚餐,在附近的公园一边欣赏如画般的风景,一边喝着“西北风”(没生意没钱赚的意思)。街上偶尔看见有骑着自行车的送餐客,缓缓地经过,都在百无聊赖地等订单。以往那种接单后奋力送餐的景象,不曾再现。  




有什么比萧条惨淡的市场更让人心寒?


我进入UberEATS这个香悖悖的时间太晚,以至于还没能薅到多少羊毛就凋零待尽。


跟悉尼、猫尔本等各大城市的送餐小伙伴互通有无之后,发现一线城市的Uber送餐市场到了后期也是颇为惨淡,尽管境况比起珀斯略好,但也没能因为大趋势突变而维持当初的繁荣。


「在我看来,当时的情况,消费者外买订餐的习惯还没完全被培养起来,对于突然取消运费补贴,他们的敏感度是100%. 回想国内美团外卖的发展,在我前往澳洲前(2015年年底和2016年年初)也曾出现过中断提供运费补贴,可现在,外卖行业是真正发展了起来,即使没有运费补贴,国内消费者依然下单订餐。


当时在澳洲,刚好碰上了外卖行业的过渡低谷时期,严重影响了自己的兼职收入。」


往后的日子,我减少了去做送餐的兼职,偶尔也会做,只是没有刚开始时的兴奋劲儿,都没什么钱可赚,还兴奋神马?


已购置的自行车,还不曾有过机会派上用场


不曾预料,后来的送餐让我遇上一场意料之外的小事故。


通常我会把车开到目的地附近熄火停车,只带上手机和车钥匙往外送餐。


那一次,当我送餐回来试图打开车门,发现无论如何也无法打开。糟糕!也不知道车子发生什么事,欲打电话寻找朋友帮忙,发现他们住得离市区挺远,况且他们也并非专业人员,未必能解决问题。


更糟糕的是,我的手机电量即将耗尽,而手机充电宝、驾照和钱包等等全都锁在车里面( 这种狗血剧情偏偏出现在现实中)。


看见附近有一家丰田4s维修店,犹如发现救命稻草般,马上冲过去找人帮忙。可是,时间是下午5:50, 车行早就停止营业,店里面根本没有人。


我不死心,环顾四周,居然让我看到了车行停车场还有一位亚洲面孔的大叔。于是我走上前去跟他说明情况,他不会说中文,我内心略带失望,又是一名长着同胞面孔却不会说中文的华裔。


在国外,很多这样的面孔,面对他们,我感到既熟悉又陌生。


他帮我看了看车子,说在无法深入检查的情况下,未能确定问题所在,需要等第二天车行开门营业后再做检查。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我真不想让他走,不为什么,就为了心中那个不安全感。


没想到,自以为的救命稻草还是救不了我。


手机即将没电,这样下去,要是再联系不上任何一个人,我今晚还能回家吗?欲拦截一辆出租车,报上我家地址,但我身上没钱,司机会搭理我吗?还是应该再联系哪个朋友来着?可是,该联系谁?……




在心乱如麻之际,潜意识还是拦下了一辆车,试图先向路人求救。


这是我随手拦下的一辆普通车辆。可接下来的事情,却极不普通。


车子主人没有任何犹豫就在路边停了下来。车主人走了过来,是一位非洲裔的老外,斯斯文文,瘦瘦的个子,不算高。我简单跟他解释了状况,说我需要打开车门,不然回不了家。


起初,他是半信半疑,不确信这是否是我本人的车辆。他问我有没这辆车和个人的证照能出示,可证照都锁车里,我无法出示。


他说他有一位当机械工程师的朋友,可以帮我打电话问一下。那一刻,我觉得真是太给力了。


澳洲遍地都是工程师吗?之前陪Cindy看车的车主是工程师,卖车给我的车主也是工程师,看来工程师真的不少,哈哈!


这位机械工程师的朋友推测说,应该是车门的遥感器损坏,现在无法识别车钥匙的信息,故无法开门,要更换遥感器。也就是说,还是要等第二天车行营业后才能解决问题。


这个结果让我很失望。然而,非洲裔小哥的帮忙,并不是蜻蜓点水、点到即止,没想到,他还上YouTube(国外类似“爱奇艺”的视频网站)查询如何解决问题。只是,事实并不如意,网上未有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法。


我突然想起来自己购买了RAC保险公司的道路救援,于是赶紧报修,对方说两小时内会过来。


眼看着我的手机即将没电,等待RAC也需要较长的时间,我趁非洲裔小哥人还在,赶紧拨通电话联系上我一开车的朋友来接我。这等待之际,我也不好意思一直让非洲裔小哥陪我等。但是,万一非洲裔小哥离开后,我朋友和RAC来到之前,我的手机彻底没电,那我应该是叫天天不应、叫地地不灵。正在我犹豫和惶恐之际,非洲裔小哥竟然主动贴心地提议,说愿意陪我等到我朋友前来接我为止,而他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。


这珀斯人民也太好了吧,好到我简直难以置信!那一刻,我发自内心的感激涕零!


这种出门在外的无助,特别是在遇到荆手问题时,心里异常慌。


当然,我也是有戒心,我早已扫视了四周一通,以防遇到意图不轨的路人,我好迅速判断该如何逃离。


但是,在当时十万火急的情形下,我更多选择相信这位好心人。可能,我是更愿意相信土澳人民吧,相信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坏心眼。


……


终于,我的朋友来了,非洲裔小哥这才放心地离开。我心想我是不是该留下小哥电话,改天请他喝茶。然而,喝什么茶,这又不是广州,没有这种习俗。这样留别人的电话,会很突兀么……


终于,在经过脑海的一番纠结后,我除了一个劲的感谢,并没有留下对方电话,哈哈!


对于非洲裔小哥这种萍水相逢、侠义相助的行为,我给一千个赞!


也许是这些善良的人们,让我不知不觉越发喜欢Perth这个美丽的城市!


之后,RAC的维修人员来到,厉害的大叔,用一根铁钱穿进了车窗与窗顶部的缝,往下勾开了车门把手,成功打开车门。简直太厉害(也太危险,防盗警报装置还是要装的,呵呵)!


后来,由于更换遥感器价格较高昂,于是我只换了一个遥控钥匙。


自此之后,我的车窗一直没敢完全关起来过……



点击以下,了解我的更有趣经历:


结束卧底工作,心有余悸

猝不及防,瞬间中弹

老外公司,我来啦(第1集)

在漆黑中,毛骨悚然

......


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的公众号:



举报 | 1楼 回复